机构档案
  • 机构级别:钻石会员(无限发)50元/年
  • 信用等级:

在线交谈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咨询热线:18600515528

学校评价(我要提问/点评)

  • 学校被点评:0
  • 好评(0%)
  • 中评(0%)
  • 差评(0%)

资料认证

    该机构官网已ICP备案 该机构官网已ICP备案

    未通过办学许可认证 未通过办学许可认证

  • 学校浏览人次:
  • 加盟时间:2019年02月25日
最新动态

如此治“肝”,事半功倍!

发布者:renkangyx 发布时间:2019-03-14 来源:renkangyx


导读:用中医药治“肝”,需顺应肝的生理、病理特点,结合中医药理论来选方用药。怎么去做?看看文章吧~


我们在临床上用中药治疗“肝”病,理所当然的是在中医理论指导下进行的,而最根本的是必须与肝的生理病理学特点相符合、相顺应,用药才会准确,也才会收到理想的效果。


而要了解肝的生理病理学特点,首先应该明确中医学理论中肝的含义与实质。


中医学中之“肝”有两层含义,一为“肝用”,即肝的功能活动,一为“肝体”,及肝脏器官本身。


肝以血为体,以气为用,简言之“体阴而用阳”。


中医学认为,肝体是肝进行一切生理功能活动的物质基础,而肝用作为正常的功能活动又是肝体正常存在的动力和条件,二者是互相依赖、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,肝的生理表现和病理反映也都离不开这两个方面。

4月11日-14日(北京班)专利小圆针治疗颈腰椎病、膝关节特色技术临床速成班←←←请点击文字了解详情

1

顺其疏达之性

从肝的功能活动,即肝用而言,肝以气为用,性喜调达而恶抑郁,肝气疏泄适度,调达顺畅,才能保证其生理功能的正常发挥与进行。

而肝的一个重要的病理特点又恰恰是肝气易郁,外来情志刺激,内生郁闷烦恼,或诸种毒邪内侵等种种原因,皆可导致肝气郁结。

同时,疾病过程中所产生之湿热、瘀血、痰浊等病理产物均可阻滞肝经气机,使肝气郁滞而不行。

可见,肝病过程中,肝气郁结的机会最多,而肝气一郁,即犯他脏,或横逆,或上逆,或流窜三焦,扰乱血行,又可郁久化火,气滞而血瘀,引起脏腑气血逆乱,引发种种病变。

因此,疏肝解郁,行气导滞即为肝病最常用之法,即古人之所谓“木郁达之”。

古人有言“肝无补法,顺其性而谓之补”,我们之所谓顺其疏达之性就是指顺应肝喜调达之性,适应肝恶抑郁而易抑郁之病理特征。

在肝病治疗中,善用疏达之法与解郁之药,顺势引导,最终使肝气调畅,从而恢复其自然之性,解除其气机郁滞的病变状态,以利于整个疾病的康复。

临床所见,几乎所有急慢性肝病均可见到肝气郁滞的临床证型,证见两胁撑胀,腹胀纳呆,烦躁易怒等证候,即可用疏达之法,投解郁之药:如柴胡、杭芍、枳实、青皮、佛手、香附、香橼、木香、苏梗、郁金、橘叶、玉蝴蝶等;

兼脾虚者,酌加健脾益气之药,如参、术、苓、草、芪等;

胃气上逆证见,呕恶,呃气频繁,脘腹胀满者,治宜和胃降逆,行气调中,药用苏梗、白蔻、降香、丁香、柿蒂、半夏、竹茹、枳实等;

湿邪壅阻证见,恶心,厌油,腹胀,大便粘腻不爽者,治宜行气祛湿,芳香化浊,药如苍术、川朴、橘皮、藿梗、佩兰、大腹皮、苏叶、茯苓、豆卷等;

肝胆湿热证见,右胁灼痛,恶心厌油,腹胀尿黄;

苔黄厚腻,脉弦滑数者,治宜清热祛湿,行气透达,药如龙胆草、栀子、黄芩、连翘、橘红、竹叶、赤小豆、茵陈、苍术、丹皮、夏枯草、荷梗等;

气滞血瘀,证见胁痛如刺,胁下癥块,舌暗脉涩者,治宜理气活血,药如川芎、桃仁、红花、山楂、三棱、莪术、郁金、丝瓜络、路路通等。

凡此种种,有正治,有兼治,治法皆以调畅气机为主,用药皆为轻宣透达之味,都是顺肝疏达之性的,都是为了解除肝气郁滞的病理状态,从而恢复其自然之性。

临床上也有一些情况,如肝肾阴虚用滋补肝肾法,如左归饮、归芍地黄汤等,肝血亏耗用四物汤等,则皆滋补之品,贵重味厚,我们在临床应用此类药物治疗肝病时,则切莫忘记顺其疏达之性的原则,均宜在滋补方药中适当配用调畅气机,疏通经络之药味,以防壅塞气机。

此外,如湿热蕴结之用清热祛湿法,亦每需加用轻宣透达之药,以斡旋气机,适肝之性,以利于肝病之康复。

疏达药质轻味薄,性多辛燥,用量不宜过大,用时不宜过久,在临床应用时,常需加入滋柔甘缓之品,以防伤及肝体,顾此失彼。

4月12日-14日(北京班)名老中医经验传承班←←←请点击文字了解详情

2

适其柔润之体

肝以血为体,主藏血而濡养头目及四末,肝体原本是柔润的,但是在肝病中伤其柔润之体的因素却不少。

如肝火易升、肝风易动、肝阳易亢的病理特征均可造成肝阴不足,肝血亏耗;

急慢性肝病中湿热内阻、肝气郁久化火也可导致热盛伤阴,造成肝之阴血亏虚;

肝体失柔,还可以因于他脏受累,如肝病日久,伐中州,脾气虚弱则使肝失敦阜之培,盗母气以耗肾水又使水不涵木,肝体因之而燥急;

此外,久投疏达辛燥之剂,亦易使气阴耗伤。

由此可见,临床上以肝体虚实而言,总以亏虚为主,在治疗上养肝血、益肝阴、滋肾水诸法皆为适其柔润之体。

一贯煎、四物汤、补肝汤、六味地黄汤等皆为常用方剂。

常用药如,生地、熟地、沙参、麦冬、枸杞、当归、白芍、酸枣仁、黑芝麻、百合、知母、乌梅、石斛、黄精、山药、五味子等,有养肝血、益肝阴者,有滋肾填精者,亦有气阴双补者,皆有助于肝恢复其柔润之体。

滋阴药多性味厚重,久用滞腻,可碍中气之运行,因此,常需适当加入疏达调中之剂;此外,应用滋阴柔肝药应注意余邪滞留,宜酌配清解通利之剂以祛邪务尽。

总之,肝用之为病,以实为主,以顺为补;肝体为病,以虚为主,以补为顺。

4月16日-20日(郑州班)全国中医特色多种针法临床应用技术研修班←←←请点击文字了解详情

3

重视宏观调控,

兼顾脏腑气血

肝病临床用药除上述顺其性、适其体、顺应肝本身的生理病理特性之外,还应充分认识肝易动难静,善干他脏的特点。

人体作为一个有机的整体,生理上协调统一,必然导致病理上的互相影响,肝病尤其如此,古人有“肝为万病之贼”、“诸病来自肝”等说。

实践证明,这是非常符合临床实际的,在一些肝病,特别是慢性肝病,可对脏腑气血产生广泛的病理影响,引发一系列复杂的证候,在用药时应详细分辨肝病影响所及何脏何腑、在气在血、病机如何,而采取不同的治法与方药。

肝病对脾胃的影响迅速而持久,主要表现为胁痛、腹胀、纳呆、便溏、乏力等肝郁脾虚证候与胃脘胀满、呃气、呕恶、纳呆等肝胃不和的症状。

治疗除疏达肝气外,尚需加参、芪、苓、术、甘草、山药、莲子、扁豆、薏米、黄精等健脾药,及苍术、厚朴、橘皮、降香、茯苓、竹茹、苏梗、白蔻、稻芽、焦曲、内金等和胃药。

疏肝健脾、和胃法为肝病临床最常用之法。

肝病最易及胆,肝郁和肝火皆使胆气不利,造成肝胆同病,如肝胆湿热,证见呕恶厌油、溲赤,大便粘腻,胆汁泛溢肌肤则形成黄疸。

则用清肝利胆法,药如胆草、栀子、黄芩、金钱草、海金砂、郁金、枳实、熟大黄、车前草、通草、竹叶、田基黄等药,其或用承气汤以泻腑气,使肠泻胆亦泻。

肝病久又易及肾,导致肾阴亏耗,肾水不足,证见肝区隐痛、腰膝酸软、梦遗滑精、失眠多梦等,又宜滋肾填精,肝肾同治。

药如熟地、当归、白芍、枸杞、知母、黄柏、沙参、女贞子、旱莲草、黑芝麻、鹿角胶、鱼鳔、胶珠、鳖甲、小蓟、萸肉、丹皮、山药等以滋水涵木。

肝病有时还可出现肝气壅肺和肝火灼肺,或气逆作咳,黄痰,胸痛,甚为咳血,治宜清金制木法。

药如青黛、蛤粉、桑皮、生地、栀子、杏仁、百部、百合、沙参、蒌仁、紫菀、冬花等以平肝润肺。

肝火尚可扰心,轻者心烦意乱,失眠惊悸,重者神志不清或昏迷,治宜清肝凉血,宁神清心法。

药如生栀子、珍珠母、菖蒲、天竺黄、远志、炒枣仁、莲子心、羚羊粉、犀角、郁金、钩藤等以清心宁神或醒神开窍。

肝病对气血影响尤大。首先是肝本经气血失调,继或全身气血逆乱。

如临床所见肝气郁结,肝气上逆,上犯心肺使肺气不宣,心气逆乱,横逆乘脾又使脾气虚弱、胃气下降,及肾,又致肾气虚衰,气化无力,因此,临床上调理气血多从肝入手。

气为血之帅,肝与血关系极为密切,肝病对血分之影响主要表现为气滞血瘀,血结、血热、血虚等,如证见胁肋刺疼、肝脾肿大、肝掌、蜘蛛痔、鼻衄、牙衄甚或吐血。

临床治疗分别应用活血化瘀药,如桃仁、红花、川芎、当归、丹皮等;活血散结药,如马鞭草、三棱、莪术、郁金、鳖甲、山甲、水红花子、泽兰等;

凉血止血药,如丹皮、大小蓟、茜草、生地炭、侧柏炭、黑栀子、大黄炭、三七粉、茅根、藕节等;益气补血药,如黄芪、党参、黄精、白芍、当归、阿胶、熟地、桑椹子、鸡血藤、炒枣仁等。

如上所述,重视宏观调控,兼顾其他脏腑及气血也是顺应肝病理生理学特点的重要一环,通过脏腑气血的正确调理达到对肝病的有效治疗,这也是肝病用药的重要原则。

注:本文选摘自《肝病用药十讲》中国中医药出版社